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爱去小说网 > 齐乐娱乐 > 奋斗在红楼 > 第七百八十章 接风宴

奋斗在红楼 第七百八十章 接风宴

    天才壹秒記住『愛♂去÷小?說→網wWw.AiQuxS.Com』,為您提供精彩小說閱讀。

    “诸位,今日宴饮第一杯酒,敬贾都转运使。【愛↑去△小↓說△網W wW.Ai Qu Xs.coM】祝贺他顺利完成粮草募集的任务。大帅的嘉奖令已经下来。请!”

    “这第二杯酒,敬贾参议!因瓜州前线局势紧张,接风宴时至今日才开始。”

    “第三杯酒,敬贾探花。敦煌自古便是凉州重镇。文化明珠。今有我朝的诗词大家贾探花前来,必可在敦煌城中留下令人称道的诗篇、华章。请!”

    敦煌城并不大,周长二十余里。城中约有百姓5万人,大半是汉民。胡儿以吐谷浑、月氏、羌人为主。

    这样的人口规模,与京城、金陵、扬州、苏州这些动辄百万人口的城市相比,规模太小。但与国朝内地的县城来比,算的上中等。

    整座城池有两条大街,呈“回”子形布局。沿街栽种着胡杨。各种商铺、仓库、客栈、酒肆、青楼、赌馆、驿馆沿街布置。

    沙州府府衙在大街西。敦煌县衙在大街东。而临时的西域总督府征用了府衙。

    八月十九日中午,由程攸出面,代表总督府,召集城中的文武百官近400多人,在总督府中开接风宴,招待贾环。

    一个州府,再加上留守的五万将士,文武官员,绝对没有4百这么多。汇聚在此的大半是大周在西域布政司的行政官僚。多数是从龟兹、焉耆、高昌、哈密撤下来的文官。

    程攸的祝酒词毕,安坐在主座的贾环瞬间便成为全场的焦点!

    十七岁的青年,于此时,被西域的官场正式认识。

    位于主桌的西域左布政司韩伯安默然的品着酒。他是看贾环不顺眼的。然而,西域局势崩溃,牛继宗承担全责,他同样有责任。随着齐总督到来,他的职权,被压缩到最小。而贾环却是齐驰点名要来的才俊。

    这时,厅门口的一名中年官员扬声道:“贾探花蜚声中外,今日酒宴,岂可无诗?”

    厅中的官员们,纷纷附和。气氛热闹。

    程攸微微一笑,乐见其成。他以秀才的功名,在如此众多的官员面前,挥洒自如,其能力亦展现出来:策士!难怪当日总督府的幕僚们刁难贾环时,他最先出头。

    庞泽饮一杯酒,笑着看着被人瞩目的贾环。为好友感到高兴。这是运粮完成后应有的待遇。前线大战,军粮有何等重要自是不必说。能做事的人,到哪里都会受到欢迎。程公达这不就转变了态度?

    事功、事言、事德。【愛↑去△小↓說△網W wW.Ai Qu Xs.coM】他亦要作出决定啊!何苦毕生困顿于科场?

    贾环站起来,向四周拱拱手,谦逊的道:“程公达谬赞。诸位抬爱。”再道:“环于八月十三日入敦煌。这里是河西走廊的最西端,亦是我朝西征的起点。

    当今西域的局势严峻,令我忧心。那么,谁将挽救如此危难的局面?能站出来,为国家,为民族奉献、牺牲?

    在下口占一首,送于诸君。赠西域诸君:寸寸河山寸寸金,西疆图裂力谁任?杜鹃再拜忧天泪,精卫无穷填海心。”

    世间所熟悉的杜鹃典故当属李义山的句子:望帝春心托杜鹃。然而,杜鹃啼血的传说还有一则:望帝化杜鹃入城,劝说丛帝爱民,啼血而死。

    这一句,是表示,愿意为国家像杜鹃一样啼叫哀求,呼唤着国家栋梁之材,共同为国家出力。

    精卫填海的典故,无须多言。这是面对困难的意志之辞。

    “好!”

    贾环吟诵完,厅中喝彩声扬起。这首诗,平心而论,并不出色。但是,贾环的名声在这里。同时,很契合当前敦煌、西域的氛围!提振士气。

    寸寸河山寸寸金!

    国家的领土,怎么能容忍他人的宰割,让江山图画变颜色?任何一个有血气,有骨头的汉家儿女都绝不答应!不能容忍这种屈辱!

    敦煌、瓜州,不提汉唐,自国朝开国定鼎起,便是汉家故土。而今胡骑犯境,我们怎么能失去这片土地?

    我们生长在这里,每一寸土地都是我们自己的,无论谁要抢占去,我们就和他拼到底!

    总督府二堂内大厅中的气氛,随着众文官解读着贾环这首诗,被带歪。变得慷慨激昂。由接风宴,变成爱国、边塞之宴集!

    西域全境丢失,这样的巨变之下,谁没有故友、同年、同袍死在胡人的刀下?男儿本自重横行,相看白刃血纷纷。

    程攸有些惊叹的看着当前的局面。这实在超出他的意外。

    或许,这就是顶级的辩士的风采吧!煽动情绪,高超绝伦。只要给他舞台。

    …

    …

    中午的酒宴,到下午三点多,才逐渐的散去。程攸留贾环在总督府内的一处雅室密谈。

    总督是独官制度。自行招募幕僚,管理着衙门中的吏员,处理各种日常事务。而齐总督在瓜州,敦煌的临时总督府便是由程攸负责。

    书画、阳光,清茶袅袅。

    程攸是一名三十多岁的中年男子,瘦瘦的个子,穿着松花色的长衫,拱手赞道:“贾兄高才。”态度不复往日的冷淡。

    贾环平和的一笑,道:“程兄太客气。”

    程攸笑着点头,道:“瓜州已经和胡骑开打。子玉身为军需官,事务将会越来越繁忙,后方的舆论之事,你亦要费心。可来总督府处理事务。我已经命人收拾出几间屋子。”

    现在是战时,整个行政体系处在非正常的运转状态。总督府是核心衙门,统率全局。

    贾环答应下来,接受程攸的好意,道:“也好。”再问道:“我有一事不明,想要问问程兄。”

    “哦?你说。”

    “大帅是朝廷任命西域总督,总领军政。名正言顺。苗副将如何与大帅有矛盾?他敢不听军令?”贾环听汪学士说过此事,他现在想听一听齐总督幕僚的看法。

    程攸听的微怔,深深的看了贾环一眼。贾环问到整个后方局势的核心点上。

    程攸沉吟了会,组织语言,道:“贾兄,道不同不相为谋。苗骐当然不敢明着违背大帅的命令。但有一批将领支持他,令他的意见份量很重。而兵事凶险,大帅如何敢用他?将他留在敦煌,人尽其才。”

    贾环将程攸未尽之意,听得清楚明白,轻轻的点头。手机用户请浏览m.aiquxs.com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举报断更错误
齐乐娱乐老虎机真人游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