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爱去小说网 > 齐乐娱乐 > 美人临安 > 第九十三章:布匹风波

美人临安 第九十三章:布匹风波

    天才壹秒記住『愛♂去÷小?說→網wWw.AiQuxS.Com』,為您提供精彩小說閱讀。

    当下进了掬香馆的堂屋,只见中央的空地上摆着三口红漆的大木箱子,其容量大约能装下一个成年人。那三口大箱子边上的桌上还摆着摞起来的一堆布匹,红绿青蓝紫等各种颜色,瞧着叫人眼花又说不完全它们都是些什么颜色。

    再走近了,又见另一边的桌上摆着几摞盒子,大大小小都有,像是用来盛装糖果蜜饯之类东西的。远远的看起来,那些盒子与寻常的盒子一样,但是走进了细看才会发现盒子的包装十分精致。

    只听见一个浑厚有力的声音从前方传来:“十余年未见,阿姝都出落得亭亭玉立了!”

    宋酒循声看去,一个身材很魁梧的男子站在大堂中央,身穿一套精简干练的武人装,肌肉紧绷得几乎要撑开了身上的衣裳。两脚叉开与肩同宽,很是威武!一双眼睛坚定沉稳,成熟中透着大气。

    秦氏起身,快步上前来拉着宋酒说道:“这是你大舅舅!你还是个小婴儿的时候,你舅舅还抱着你到处飞呢!”

    宋酒欠身,“大舅舅。”

    另有一个身穿茶色交领常服的儒雅男子起身,走过来说道:“小妹光是念着大哥,也不向阿姝介绍我们!”

    宋酒这才抬头看向那人,只见他蓄着一尺有余的美须,一对卧蚕眼上方是两道似浓非浓的眉毛。

    秦氏笑着对他说道:“十年未见,二哥也学着三哥贫嘴了!”秦氏又转过来对宋酒道:“这是你二舅舅,你瞧他的模样也知道是个极会念书的人!”

    宋酒又朝他行礼,“二舅舅好!”

    秦氏见三哥没有起身,忙叫道:“三哥,怎么这回你倒落在他们身后了?”

    三舅舅赌气一般的坐在那里,哼哼道:“往回抢在前头也没有什么好处,今后我都要最后一个来!”

    屋里的人顿时哈哈笑出声来。

    几人在掬香馆说笑了好一阵,当是叙旧了。因着宋酒的三个舅舅只是顺道来看望她们母女俩一趟,身上还担着紧急的事情要去办,就匆匆见了老太太一面便离去了。

    秦氏依依不舍的送走他们,回来吩咐婢女将几个哥哥送来的布匹送给各个院子的主子。原本一切都在计划之中,却没想到在中途出了点岔子。

    送去汲雪楼的绯红布匹和送去蒋氏那里的天青色布匹是同一个婢女拿的,没想到在送去的途中不小心掉进了湖中。

    这原也不是什么大事,只需要再回秦氏那里报备一声,再拿一两匹送去就是。可偏生在布匹掉进湖中的时候正巧被宋锦瑶看见了,就一直逮着闹个不停。

    宋锦瑶就是觉着那个婢女是故意这么做的,是存了心让她心里不好受。宋玉姝的三个舅舅送来的布匹里就这么一匹是绯红色的,而她最喜欢的就是绯红色。弄湿了送去蒋氏那里的布匹不要紧,因为天青色的布匹有的是。但是弄湿了她的,她就不乐意了。

    “你们是不是都想着我整治你们一顿?往日看在大家都是一家人的份上,有什么照顾不周的地方我也认了,可是今日/你们这样欺负我,我心里就不痛快了!既然你们要我不痛快,那我就让你们不痛快!”

    宋锦瑶仍旧披着昨夜的绯红色披风,站在桥边开了嗓大骂。“你,给我过来!”

    那个弄湿了布匹的婢女害怕的走过去,畏畏缩缩的不敢抬头。

    “你跳下去,将那匹布给我捞上来!”

    婢女吓得魂不附体,摇着头直直的往后退,连连求饶。“八娘子饶了婢吧,八娘子饶了我吧……”

    宋锦瑶纤纤的手指支着漂浮在湖面的两匹布,狞笑道:“那你将那匹布值的银两赔给我,我就饶了你。”

    婢女的脸色更加难看了,就像是被冷风冻住了面部的神情,欺霜敷面,惨不忍睹。“八娘子,婢身贱贫微,哪里拿得出这么多银两啊!”

    “拿不出就给我跳下去!”宋锦瑶裹着披风,冷冷的下命令。昨夜被小李氏训斥了一顿,害得她一整夜都不得安眠。她是好心好意要帮忙去盯着二房,奈何她这个娘总是不领情,还将岁燕和岁华两个遣走了,她怎能不气?

    “岁燕,你过来!”

    站在亭外的岁燕闻声快步进了亭子,问道:“娘子有什么吩咐?”

    原本小李氏是打算将她和岁华两个打发出勤园的,但是宋锦瑶不知用了什么法子,硬是从慈娘那里将她们两个要了回来。既然是宋锦瑶救了她们,她们就算是为牛为马也要誓死效忠八娘子。

    宋锦瑶厌烦的走开,道:“将这个不听话的婢女给我丢下湖去,直到她捞上了我的布匹才拉她上来。”

    “是!”

    宋锦瑶抬手将绯红的斗篷盖上脑袋,岁华弯着腰过来扶她。

    “回汲雪楼,要是布匹捞上来了,记得回来告诉我!”

    后边的岁燕应了一声,就要去将那个犯了错的婢女拉起来。

    将婢女的求饶声抛在身后,宋锦瑶心情愉悦的回了汲雪楼。

    晚间的时候,岁燕匆匆忙忙的跑了回来,上气不接下气的。她的声音不知是在外面站了太久被冻着了,还是因为害怕,只听见她颤抖的说道:“娘子,那个婢女将布匹捞上来了。”

    宋锦瑶满意的笑了,幽幽的喝着热茶,眼角瞥了一下岁燕的四周。“那布匹呢?”

    岁燕犹豫了片刻,搓着双手说道:“可是那个婢女被抬回去不久就……就去了!”

    “你说什么?”宋锦瑶不可置信的站起身,那一声什么还喊破了音。“怎么就死了?你不是一直在看着吗?”

    岁燕紧张的回道:“婢是一直在一旁看着,等她将布匹捞上来之后,婢忙着将布匹拿回来挂着,一时将她忘了。等到二夫人那边着人来问,我这才想起来。等跑到湖边去看时,早没了踪影。”

    “然后呢?怎么就说她死了?”宋锦瑶着急的问道,连手里的茶水也喝得没了滋味儿。

    “后来婢跟着二夫人派来的人一道去了鹊桥仙,这才听说那个婢女被抬了回去。刚巧我们去的时候,就咽了气……”岁燕哆哆嗦嗦的一把拉住宋锦瑶的衣角,惊慌失措的问:“娘子,家里就算是死了一个下人虽然算不得什么大事,但是此时老太太那边怕是已经听到风声了。我们怎么办?”手机用户请浏览m.aiquxs.com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举报断更错误
齐乐娱乐老虎机真人游戏